国外创意公益玩出了哪些新花样

头条
152阅读

◎田梦媛

进入9月,“中华慈善日”“99公益日”“人人公益节”等各种公益节日掀起了公益活动的小高潮。9月14日,《人民日报》在其官方微博发文提及苏明娟,这个“30年前的大眼睛女孩成了捐赠者”——曾是“希望工程”受助生并因“希望工程”而改变了命运的苏明娟,用3万元积蓄作为启动资金设立了“苏明娟助学基金”,3年来致力于帮助更多的贫困学子,将爱和希望继续传递下去。

转眼30年过去,我们的公益活动有了长足进步,除了“希望工程”,“春蕾计划”“加油木兰”“我送盲童一本书”等爱心公益项目不断涌现;过去的一年多来,不论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还是救助自然灾害,公益组织一直在行动,公益的力量早已深入人心。

放眼全球,一些融合了趣味性和公益性的创意公益项目也在不断用爱发电,“怎么捐”“捐什么”的想象边界一直被不断拓展。今天我们就来瞧瞧国外的创意公益活动都玩出了哪些新花样,相信不论是让总裁露宿街头为流浪汉募捐,还是上传自己的素颜自拍照给抗癌机构捐款,抑或是爬200层楼募集捐款为海地儿童带去干净的水和必需的医疗服务,这些创意公益活动,在吸引眼球之外,更能直击人心,让更多有需要的人获得帮助。

素颜自拍挑战

短短六天募得800万英镑

还不包括许多乌龙捐款

2021年5月,《魅力》杂志官网上推出了一期“最难忘的明星素颜自拍”合集,让大家看到了明星们最自然、最朴素的一面。其实,“不化妆自拍”这股风潮兴起时间并不长,它在2014年才意外地席卷了国外的各大社交媒体,并且和一场公益活动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4年3月,81岁的女演员金·诺瓦克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素颜出镜,许多网民对此很不理解。随后,美国作家劳拉·利普曼为了支持金,也在Twitter上传了一张素颜自拍照。这之后,越来越多的女性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自己不化妆的自拍,“素颜自拍”的标签顺势登上了各大社交媒体的热搜榜。

18岁的英国女孩菲奥娜·坎宁安由此受到启发,建立了“为了抗癌,不化妆自拍”的Facebook公共主页,将不化妆自拍和抗癌联系了起来。在主页中,菲奥娜呼吁人们在发布素颜自拍的同时,向英国的抗癌机构“英国癌症研究中心”捐款,只需要编辑短信“BEAT(击败)”发送到“70099”,就可以向该机构捐出3英镑。网友们纷纷响应号召,这场风还从英国刮到了美国,凯蒂·佩里、金·卡戴珊和格温妮丝·帕特洛等明星都参与进来,连带的名人效应让“英国癌症研究中心”在短短六天内收到了8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7117.76万元)的捐款。

这800万英镑善款中还不包括很多乌龙捐款,比如有人把“BEAT”打成了“BEAR(熊)”,发送短信到世界自然基金会询问是否可以收养一只北极熊;或者是打成了“DONATE(捐助)”,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善意。

海地远足挑战赛

实地走走海地儿童的上学路

为他们带去希望

因为政局动荡、灾害多发以及国内经济萧条等原因,海地被列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在海地Marre à Coiffe的农村地区,这里的孩子每天需要爬山路三到四个小时去上学,住在这里的大人每天也要走差不多17公里去打水或者看病,相当于每天爬200多层楼。为了帮助这里的人们,非营利组织“希望海地”发起了“海地远足挑战赛”公益活动,全世界的远足爱好者都可以接受挑战,挑战时间为一个月,参赛者要像海地的儿童一样,实地走走这些孩子每天要走的上学路。

“海地远足挑战赛”在2019年举办了第一届,参赛者可以到海地实地远足,但接下来这两年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参赛者只能选择在家中虚拟远足——活动规定他们要么戴上口罩出门走17公里,要么在自己家的居民楼里爬200层楼。

今年的“海地远足挑战赛”4月1日开始,截止时间为5月2日,活动期间参赛者需要花30美元注册并加入计步俱乐部,这笔注册费可以帮助三个海地儿童买到上学路上要用的必需品。活动期间,参赛者除了完成基本的远足任务,还可以选择将远足经历带上“海地远足挑战赛”的标签分享到社交媒体上,“希望海地”会从中抽取幸运参赛者送出小奖品;活动还邀请了瑜伽大师以及运动达人来带领大家做瑜伽、HIT或者冥想呼吸等运动,让参赛者在做公益的同时享受运动的乐趣。

“希望海地”的官网上还会有活动联名的T恤衫、运动鞋和背包等周边产品,销售收益也会全部捐给海地的教育与医疗事业。“希望海地”最终募得了34.47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22.34万元)的捐款,完成了32.5万美元的目标。

今年8月14日,海地又发生了7.3级地震,“希望海地”也号召社会各界为此次地震募捐。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估计,海地这次地震将影响约120万人,其中包括50多万名儿童。

总裁露宿街头

睡长凳 躺纸板

只为体会流浪汉的一天

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每年6月的冬天,会有数百名公司高管或者政府官员在一个最漫长最寒冷的深夜走上街头,他们或睡在公园的长凳上,或睡在体育馆的纸板上——这可不是什么个人小爱好,这是在为澳大利亚数万无家可归的人募捐。

这个活动名字很有趣,叫“文尼斯总裁露宿街头”活动,2006年在澳大利亚首次举办,后来发展到英国、新西兰、加拿大、南非和美国等地,至今已有15年历史。活动的目的就是让这些身家千万且有社会影响力的大人物去亲身体会一下无家可归的人露宿街头的心酸与困顿,然后通过他们的号召力来募集捐款。捐款也不是让这些高管或者官员自己写张支票就行,他们更像是“外联经理”,别的流浪汉在这一夜早早地睡了,他们则要打开手机在社交平台上更新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让更多人看到流浪者的窘境,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马修·克拉秋克就曾经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他12岁时因家庭问题离家出走,在街头学会了吸毒,浑浑噩噩想要自杀时,他遇到了文尼斯活动的志愿者,他们的鼓励让马修摆脱了毒瘾并重拾对生活的信心。现在,马修成为了一家公司的高管,他和他公司的总裁年年都来参加露宿活动,想要帮助更多的人回到正常生活中。

阴影WIFI

蹭免费WIFI就能少晒日光浴

小麦肤色一直是很多欧美人追求的理想肤色,为此他们不惜长时间晒日光浴,但其实白皮肤对紫外线非常不耐受,不仅容易被晒伤,有时还会患上各种皮肤病,甚至皮肤癌。

为了让追求健康肤色的人减少一点日光浴的时间,预防皮肤癌,秘鲁抗癌联盟与广告创意技术公司“幸福布鲁塞尔”合作,推出了“阴影WIFI”项目。项目灵感来自于项目负责人杰弗里·汉森,他在沙滩上“流连忘返”一周后发现:日光浴诚可贵,免费WIFI价更高——如果只有阴影处有WIFI,那肯定人们都乐意在阴影里待着。

于是,“幸福布鲁塞尔”的技术团队在秘鲁的阿瓜杜尔塞海滩上立起了一块高高的蓝色挡板,只有在挡板的阴影中才能接入免费WIFI,最多同时能连接250个移动手机设备,WIFI覆盖范围还会随着阴影的变化而变化。也就是说,哪里有阴影,哪里才有WIFI。

在用户接入WIFI之前,他们会进入一个登录页面,页面上有一些皮肤癌的小常识,还有过度暴晒的危害提醒;用户注册后,还会收到一封包含更多信息的电子邮件,比如中午12点到下午4点的紫外线最强,应避免长时间照射。

这个公益活动受到了很多人的好评,网友“Melisa”表示,“阴影WIFI”在秘鲁的其他海滩也有,这个创意很好,即使只是暂时地避开阳光,也能让更多人意识到在阳光下应采取保护措施。还有美国的网友希望“阴影WIFI”活动早点进军美国,毕竟美国人也特别爱日光浴。

癌症烹饪大赛

我也曾深陷黑暗但现在我想为你带来亮光

2020年5月29日,对于支持芝加哥小熊队的棒球迷来说,是个可以和偶像们亲近的好日子。这一天,小熊队的一垒棒球手安东尼·里佐举办了第八届“癌症烹饪大赛”,大赛的门票早早售罄,当地的十多家餐厅为大赛提供了各种精美的食物,小熊队的队员们也穿梭在各个活动场地中。不过,他们可不是来品尝美食的,而是当上了“服务员”,为闻讯而来的球迷或者来捐款的爱心人士端上美食和饮料。

“癌症烹饪大赛”虽然有“烹饪”二字,但并不是指在现场做菜比拼。这个活动更像是一个义卖现场:餐厅提供美食,队员们负责售卖,爱心人士和球迷们为队员给出的小费也会成为帮助癌症患者的善款。大赛最后还会有“无声拍卖”活动,拍卖的还不一定是实体物品,比如2017年的拍卖会就竞拍了安东尼和小熊队三垒棒球手克里斯·布莱恩特半小时的棒球击打课程——课程最终以1.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32万元)的高价售出。

为什么安东尼会举办这样一场创意公益活动呢?安东尼在17岁高中毕业后,就被职业棒球队选中准备参加全国棒球联赛,但噩耗随之而来——他被诊断患上了淋巴瘤。这个消息让他的家人雪上加霜,因为安东尼的祖母也在与乳腺癌作斗争。

经过一年的痛苦化疗,安东尼痊愈了,他不仅可以重新回到赛场上,还因为优异的表现被小熊队相中。但这段经历深深地影响了安东尼,他希望自己的抗癌经历可以鼓励更多的癌症患者,于是在2012年,安东尼和他的家人成立了安东尼·里佐家庭基金会,通过每年举办公益活动来为癌症患者募集捐款。活动获得了很多人的支持,比如2020年的“为癌症开怀大笑”活动,他们邀请笑星表演,最后募得了近50万美元。

大胃王竞赛

能吃的人为吃不上饭的人

募集捐款

跟“癌症烹饪大赛”不同,“大胃王竞赛”可是实打实的比赛,2020年4月17日,“BetOnline大胃王宅家竞赛”正式开始,全球的观众都可以通过美国“大胃王联盟”的YouTube主页来收看比赛。

这场“大胃王比赛”加入了公益元素,大赛最终奖金一共有11500美元,其中5000美元归冠军,“大胃王联盟”和主办方BetOnline再额外捐赠10000美元给饥饿救济组织“喂养美国”,以此来帮助那些吃不上饭的人。

比赛全程在线上进行,竞赛选手最小的27岁,最大的51岁,比赛分为四个环节,分别在4月17日、19日、21日和22日举行,每个环节都是比谁能用更短的时间吃下同样的食物。第一个环节吃的是1.8斤重的博洛尼亚香肠,第二个环节吃48个奥利奥并喝1.9升牛奶,第三个环节吃9斤重的烤菜豆,第四个环节吃10杯日式拉面。最后的冠军是36岁的乔伊·切斯特纳特,他用1分50秒吃完了10杯拉面,创造了世界纪录,赢得了“大胃王比赛”。

乔伊也算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他是世界上最能吃的几人之一,在“纳森吃热狗面包大赛”上获得过12次冠军,而且今年的吃热狗比赛,冠军也还是他。

公益寻人活动

用AI换脸技术

增加失踪者被找到的概率

泰国镜子基金会是一家旨在寻找失踪人口的非政府组织,他们经常与地方当局合作,号召大众共同参与到寻人活动中来。然而,泰国每年失踪人数巨大,普通公众也很难记住失踪者的相貌。

2016年,为了提高失踪人口被找到的概率,镜子基金会与BBDO广告公司合作,发起了“寻找相貌相似的失踪者”活动。基金会找来泰国的名人,让他们捧着与他们相似的失踪者的照片来打广告,这样大家就能更好地记住这些失踪者的长相,迪洛克·通·瓦塔纳、玛妮娜·坎姆雯等著名演员都参与了这次活动。

曼谷BBDO公司的主席苏希萨克·苏查里塔农塔表示:“从科学角度讲,当新信息与人们已经熟悉的信息相关联时,大脑会更容易记住这些新信息,而正是大脑的这一特点促使了该项活动的开展。”

虽然失踪人员中拥有“明星脸”的人屈指可数,但名人的参与增加了该活动的曝光度,也为公益寻人活动开拓了新思路。

除此之外,镜子基金会还积极利用新兴技术来寻找失踪人员。研究表明,人类大脑记忆和识别动态图像的能力比静态图像要强,基于这项研究,该基金会在新闻报道中,使用Deepfake技术(AI换脸技术)把失踪人员的相貌呈现在主持人的脸上。如此一来,主持人在播报失踪信息时就如同失踪人员本人在镜头面前呼吁公众去找到他们,让人们对失踪人员的外貌有更深刻的印象,从而增加他们被找到的概率。

“共享钢琴”快闪

共享的不只是钢琴

还有你我的快乐

今年9月,精心设计的钢琴出现在德国奥格斯堡的街道上,每台钢琴上都写着“请弹奏我,我是属于你的”,邀请路人为自己的城市演奏一曲最特别的歌谣。

这场由英国艺术家卢克·杰拉姆创办的“共享钢琴”快闪活动早已风靡全球,截止到2018年,活动已经在全世界超过70个城市亮相。钢琴是被特地装扮过的,有的被涂上了蓝天的颜色,有的穿上了动物的服装,五颜六色的街头钢琴成了城市里最诗意的点缀。

今年,共有10架钢琴被放置在奥格斯堡的大街小巷,其中大多数钢琴都位于该城市的中心广场上。在这些钢琴中,最吸睛的那台是由设计师约翰娜·施泰纳装饰的,整架钢琴以青色为底色,五颜六色的花卉隐匿其间,好似莫奈的花园。

五年前,钢琴快闪活动就在奥格斯堡举办过,即便如此,这一行动还是受到了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市长伊娃·韦伯就是“共享钢琴”活动的支持者,“公共空间是每个城市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街头钢琴能够让路人停下来,弹奏几首曲子,这样的场景是很罕见的。”

街头钢琴确实散发出一种魔力,它们带来的美妙音乐把人们连结在一起,让大家因音乐而驻足,聆听、鼓掌并开始交谈,暂时超越现实的琐碎而置身于浪漫情境中。

来源:北京青年报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精选推荐

随机推荐